187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影帝和他的傅先生 > 章节目录 100.双顾
    这是防盗盗盗盗盗盗盗。  于是许白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是问题来了, 傅西棠也跟着他们一起到了片场。

    阿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,帮他搬了把椅子放在一旁。等傅西棠坐下, 他就拽得二五八万似地往后一站,深刻诠释了?#35009;唇小?#32768;武扬威。

    但人?#39029;?#38754;话说得好,“你们继续拍, 我家先生只是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姚章赶紧凑到许白身边问:“咋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可许白也说不上怎么回事, 难道是他会错了傅先生的意思所以傅先生生气了?可傅先生不是这么小气又记仇的人呐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傅先生不是会对别人的工作指手画脚的人。”许?#23383;?#33021;这么跟姚章说。

    姚章也只能这么信了, 四海的风评还是不错的,向来不会对投资的项目过多的指手画脚。这楼原本就是对方的私产, 人家现在来这儿坐一会儿,旁人?#35009;?#26377;说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于是拍摄继续进行,只是气氛忽然变得非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大声说话, 所有人走起?#38450;?#37117;小心谨慎的, 生怕出?#35009;?#32432;漏被大老板瞧了去。可是很多人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就算被大老板的气场压到小心脏砰砰乱跳,眼睛还不时地往他那儿瞟。

    北街9?#24597;?#36771;烫可持续发展研究协会(8)

    莫小仙女:所以大老板怎么过来了?过来监工么!

    老子的意大利炮呢:颤抖地跪倒在?#27515;?#29239;的西装裤下, 我阿烟小天使今天的气场?#36335;?#20063;有?#24187;?#20843;!

    瑞贝利卡:啊啊啊啊啊啊?#27515;?#29239;为?#35009;?#38271;得那么美!还那么攻!这不科学!我许阿仙?#24187;?#20843;五的身高, 竟然无法压过一个美人!

    制霸麻将圈:许阿仙痛心疾首!

    莫小仙女:许阿仙捶胸顿足!

    老子的意大利炮呢:我怎么觉得?#27515;?#29239;真的一直在看我们许阿仙……

    二营长:你这么一说,我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脑洞了。

    二营长:我家许阿仙脚伤还没有好, 你们竟敢让他淋雨!还要被推倒在地上, 嘤!

    制霸麻将圈:嘤!

    挖掘师少女赵:我们许阿仙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敬业, 今天也要为阿仙打call!

    老子的意大利炮呢:为许阿仙爆灯!

    么么么么么:爆灯+1, 不过我觉得?#27515;?#29239;的内心os应该是:你们这破剧组怎么事情那么多?

    老子的意大利炮呢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我们阿么的机智爆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挖掘师少女赵:嘤!我们许阿仙又倒了!

    “啪!”许?#33258;?#27425;被一拳揍?#38477;?#19978;, 砸乱了一地海棠。穿着学生装的青年?#34892;?#22833;神地倒在一地落花与败叶里,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,泥土弄脏了他的?#36335;?#35753;他看起来狼狈不?#21834;?br />
    他在剧烈地喘息着,唇色苍白,胸?#29260;?#20239;得像一条搁浅的鱼。他的眼神从坚定到涣散,再到重新凝聚,?#36335;?#33457;了一整个世纪。

    一片花瓣粘在他弄脏了的脸上,海棠的红,就像那个年代里最后的一点浪漫情?#22330;?br />
    “过!”天籁之音终于响起。

    姜生一个箭步冲?#20808;ィ?#25226;许白从地上扶起,关切地问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许白抹了把脸上的水,不由自主地往傅西棠那儿看。刚才全程都在他的注视下演戏,让许白少见地紧张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傅先生满不满意呢?

    傅先生神色平静,看不出?#22235;摺?br />
    只?#37034;?#28895;注意到他微微动了一下的手指,他的目光注视的一?#31508;?#35768;白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是想……把许白脸上的花瓣摘掉吗?阿烟疑惑地想。

    接下去还有一段连贯的情节,许白不能把湿?#36335;?#25442;掉,得接?#25490;摹?#23002;章当然也不可能在这拖时间,于是大家都跟上紧了发条似的,立刻换?#21834;?br />
    这时候,倒没人在意?#35009;?#32769;板不老板的了。

    下一个场景在小楼门口,庆幸的是许?#23383;?#20110;可以坐?#25490;?#20102;。

    他就坐在门槛上,因为淋了雨,打着哆嗦想事情。这会儿许白是真冷,所以反应尤其的真实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还粘着那片花瓣。

    原本许白想拿掉的,因为剧本上并没?#34892;?#36825;个细节,脸上贴着个东西感觉怪怪的。可是姚章却觉得这是个意外之喜,于是不准许白拿掉,就让他带着花瓣拍。

    因此许白拍?#25490;?#30528;就有点走神,他可记着呢,傅先生的本体就是海棠。

    “许白你怎么了?冻晕了吗?专心点儿!”姚章的大喇叭又来了,他一投入就把傅西棠忘在了脑后,吼得许白整个人一激灵。

    许白连忙定了定神,?#31185;?#33258;己遗忘傅西棠的存在,专心投入拍摄。如此ng了几次之后,这场戏也终于过了。

    姜生赶紧带许白去换?#36335;?#31561;到他们收拾妥当出来,傅西棠却已经不在了。被阿烟领进来,穿着白色风衣拎着药箱的是老熟人白藤。

    “哟,看看这是谁啊?”白藤笑着打量穿着戏服的许白,吹了个口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许白问。

    白藤摊手,“?#20945;?#21591;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让许白坐到一边,又看向?#26049;?#23431;,“是你也受伤了?都过来吧,我帮你?#24378;?#30475;。”

    阿烟则走到姚章面前,礼貌得体地递过白藤的名片,说:“这是我家先生的医生,以后如果有?#35009;?#38656;要,可以直接打这个电话,一应费用都由四海承担。”

    姚章看着写在名片上的一连串?#30333;海?#22312;心里小小地惊叹了一下,随即连连点头。?#20945;?#22235;海出钱,不收白不收啊。

    那边许白还在小声地问白藤,“傅先生让你过来的?”

    白藤耸耸肩,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?#23433;弧?#33267;于吧?”他跟?#26049;?#23431;都只是小伤而已,也不必麻烦白藤亲自来一趟。医院有多忙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白藤却漫不经心道:“怎么不至于?你们三番两次在北海先生的房?#27704;?#35265;血,还搞坏了他的花园,傅先生当然要生气了。但是呢,房子?#28909;?#24050;经借给你们了,傅先生就不会对这个决定再多说?#35009;礎?#21482;不过是?#20040;蚯么潁?#35753;你们以后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许白明白了,难怪阿烟直接去找姚章。

    这?#20445;?#30333;藤重新给许白包扎完毕,又给他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,然后说:“其实傅先生这个人,平日里看着对身边的人严厉,没?#35009;?#31505;?#24120;?#23454;际上挺护短的。北街一带的妖怪,多多少少都受过他的照拂。你?#28909;?#20303;在这里,那就是他罩着的人了,你受伤他不会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?”许白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,不然你以为我在这里做义工啊?我?#24515;?#20040;好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那么好心。”许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白藤挑眉,他就?#19981;?#35768;白这张嘴,夸他老实吧,他又特别欠。但说他脾气差吧,跟他接触过的人又都说他随和大度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不就调戏了你几下,至于记仇记到现在?要不我把你割盲肠时候的英?#22235;?#20986;来一起给大家?#25226;?#19968;下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告诉傅先生。”许白根本没在怕的。

    白藤被他噎住,赫赫有名的城西一把刀好像一刀砍在了水里。他站起来,两人目光对峙着,而后他微微笑了一下,说:“你这?#25293;兀?#21407;本都好得差不多了,现在又得多等一个礼拜。你还是好好想想,怎么跟傅先生说吧。”

    许白: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于是许白决定?#35009;?#37117;不要说,假装?#35009;?#37117;没有发生,继续赖一个礼拜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许白仔?#33145;?#23519;着傅西棠的表情,确定他神色如常,心里不禁松了口气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紧张,还心虚。

    好在白藤已经回去了,他应该没有跟傅西棠多嘴。

    可是等许白安心地回到房里,却发现他的《芝麻图鉴》和模型都不见了。阿烟站在门口一脸同情地看着他,说:“先生说玩物丧志,让我暂时把东西收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白瘫坐在床上,觉得此刻非常需要一个懒人沙发来躺一躺,释放一下他的丧气。

    傅先生怎么能这样呢?

    百无聊赖中,许白拿起了他仅有的财富——手机。

    许白犹豫着、犹豫着,手指在微信头像上徘徊了几十次,终于忍不住将那朵花点开来,发送信息。

    ?#24578;?#32500;尔的明天:傅先生你在吗?

    发完信息,许白就后悔了。他之前给傅西棠发的信息他都没有回,而且他说不定根本就不会打开微信。

    而且这算?#35009;?#21602;?好像高中时候被教导主任没收了漫画书,还要主动过去挨训。不不不,?#27515;?#30333;条不能这么苦逼。

    可是忽然间,微信提示音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许白立刻看过去,?#22270;?#20613;西棠给他回了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哇,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许白很机智,所以他并没有再冒冒失失地直接回复。而是非常果?#31995;?#26469;到窗边推开窗,伸手挠了挠爬山虎的叶子,问:“你家先生现在在干?#35009;?#21602;?”

    爬山虎弟弟刚睡着就被许白?#25215;?#20102;,但好在他脾气温和,且非常乐于助人。于是他跟许白晃了?#25105;?#23376;,就慢吞吞地过去帮他看。

    傅西棠卧室的窗关着,爬山虎就偷?#24471;?#25720;地趴在窗边看。只是那?#30333;?#19978;有?#35813;?#30340;花纹,让他看不太清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?#20445;白?#24573;然开了。

    爬山虎的芽尖呆呆地抬起来,?#22270;?#20613;西?#21335;?#26159;刚从浴?#39029;?#26469;,穿着浴袍露出光洁的锁骨,头发上还滴着水,沉声问:“?#35009;?#20107;?”

    爬山虎一下就怂了,叶子遮住芽尖,?#36335;?#23475;羞地遮着眼睛。然后他?#28216;?#30528;藤蔓飞快?#28982;?#30528;,把许白卖了个一干二净——客人让我来看看先生在干?#35009;矗?br />
    于是三分钟后,许白的微信上收到了来自傅西棠的一张?#35745;计?#19978;面是被?#25112;?#30340;书和模型。

    许白把它们理解为——人质。

    麻雀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,橘猫知道它们总是特别八?#28020;?br />
    此时此刻,从麻雀们的角度望出去,一条大长腿毫无形象地从床上荡下来,白色的蓬松被子盖到大?#21364;Α?#25042;洋洋的阳光被窗帘塑成一条缝儿,恰好落在他精瘦的小腿和脚踝上,隐约还能瞧见淡青色的血管。

    他好像一点儿都没?#34892;?#26469;的意思。

    麻雀们?#27515;?#30528;飞起来,却只能看见床上鼓起了一个小包,两个枕头间埋着一个毛绒绒的脑袋。那发量,能让隔壁的老王教授骑着他的二八大杠迎着夕阳哭出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还不起床?

    麻雀们继续交?#26041;?#32819;,终于,快十点半的时候,床头的手机响了。一只手从被?#27704;?#20280;出来胡乱地在床头摸索了一阵,熟练地按下接听,就又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电话里隐?#21363;?#20986;人声,床上的人却置若罔闻。十分钟后,他好不容?#30528;?#36215;来,却又跪坐在床上,歪着脑袋继续打盹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他终于下床了,从旁边的椅子上拿了一条灰色棉麻长裤套上,裤缝恰好盖住了半截人鱼线。随后他赤、裸着上半身,光着脚慢吞吞地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刷牙、洗?#22330;?#21038;胡子,然后扎了一个揪揪朝后的?#36824;?#22836;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当他吃完早?#22303;?#30528;花洒?#28216;?#23460;路过,才终于想起床头还有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还没有?#36824;叶希统?#36825;毅力,许白不用想都知道来电人是谁——他的经纪人,朱子毅。

    许白是个影帝,外表年龄二十七岁,出道五年跑了许多龙套后,终于拿到了一座影帝?#21271;?#20107;?#24471;皇裁?#19981;顺心的,但是从他去年拿奖到现在,一个工作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冬眠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许白不光是个影帝,他还是一只妖怪,本体是条白蛇,祖籍余杭。巧的是他的经纪人也是个妖怪,于是经纪人又为他招来了一个妖怪助理。

    妖怪三人组,叱咤娱乐圈。

    “许白,你知道你有多久没工作了吗?#22570;?#24180;零五天。你再不出现,网上嘲你江郎?#21866; ?#34987;雪藏的人,都可以攻占八达岭了。”朱子毅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幽默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许白悠闲地浇着他的凤仙花,单手插着裤?#25285;?#25163;机开免提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哦?#35009;?#21734;,你知道今天的头条是?#35009;?#21527;?新科影帝无?#37322;?#22833;踪,疑与同性友人赴国外结婚,可能退出娱乐圈。”

    许?#23383;?#20110;挑了挑眉:“哪个友人啊?”

    ?#21485;?#32570;一。我没想到你的零绯?#21866;?#28982;是被他打破的,他今天一早就在朋友圈晒截图,知道的比我还快。”朱子毅说。

    三缺一是许白好友顾知的诨号,因为他酷爱打麻将。顾知是个?#27515;啵?#24615;别男,职业歌手。歌红人不红,说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浇完花,许白顺手又从?#36947;鍰统?#19968;把米,洒在地上喂麻雀。他倒是洒得专心,绯闻不绯闻完全不放在心上,朱子毅却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绯闻对象是顾知,这事儿倒是好办,宣传那边会搞定的。但许白的事?#31561;?#38656;要更用心的谋划,朱子毅便问:“樊导的新电影邀请你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拍?#35009;矗俊?br />
    ?#21834;?#30333;?#21501;貳!?br />
    “我演许仙还是法海?”

    “你演白公子,许仙这次是个姑娘。樊导说了,到时候你现个真身,连特效都省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过《白?#21501;?#21543;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?#30340;?#36319;许仙和白素贞都没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是他亲戚吗?”

    不是很理解你们城里妖,亲戚关系都那么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?#38477;?#21435;不去?”

    ?#23433;?#21435;,再问退圈。”

    朱子毅深吸一口气:“我这儿还有几个剧本,一会儿我传到你邮箱,抓紧时间看一下。你可不能再拖了,继续拖下去,?#35009;?#26434;七?#24433;?#30340;新闻都得往外?#21834;?#20170;天是跟人国外结婚,明天你连儿子都有了,后天就能打?#20174;汀!?br />
    可许白也不是故意的,入圈之后他一直矜矜业业,五年来这是头一次冬眠,用的时间难免长?#35828;恪?#20908;眠也并非一直在睡觉,只是每天醒的时间很短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睡了半年,也够久了。

    许白眯着眼迎着太阳伸了个懒腰,活动活动筋骨,久违地充满了干劲。这?#20445;?#26417;子毅交待了最后一句话:“限你三天时间,三天后一定要给我答复,否则我就去你门口上吊。”

    听着?#27905;?#30340;忙音,许白拿起手机一看——微信图标上红艳艳的一个404,不知道的还以为?#25910;?#20102;。 </p>
堡垒之夜手机版安卓